<address id="ppnzb"></address>
    <address id="ppnzb"><listing id="ppnzb"></listing></address><form id="ppnzb"></form>

      <listing id="ppnzb"></listing>
      <sub id="ppnzb"></sub>

        <form id="ppnzb"><th id="ppnzb"><meter id="ppnzb"></meter></th></form>

        <address id="ppnzb"><form id="ppnzb"><nobr id="ppnzb"></nobr></form></address>

        上海離婚律師

      1. 15316535118
      2. 法律法規

        范俊峰律師

        聯系律師

        • 律師姓名:范俊峰
        • 聯系手機:15316535118
        • 電子郵箱:hanlv365@163.com
        • 執業證號:13101201010839768
        • 所屬律所: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 聯系地址:浦東新區辦公室(總部)地址:上海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徐匯區接待室地址:徐匯區虹橋路3號港匯廣場二座12樓

        上海高院婚姻家庭糾紛辦案要件指南(二)

        來源: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6/12/2 12:10:48

            第二部分 離婚后的子女撫養及損害賠償

            第一節 離婚后的子女撫養

          第一條 哺乳期內的子女,以母親直接撫養為原則,但父母雙方協商由父親直接撫養的除外。父方主張直接撫養的,應當舉證證明具有下列情形:
          (一)母親患有久治不愈的疾病或其他嚴重疾病,子女不宜與其共同生活的;
          (二)母親有撫養條件不盡撫養義務的;
          (三)因其他原因,子女確實無法隨母親共同生活的。
          [說明]
          從有利于嬰兒健康成長出發,哺乳期內的子女以母親直接撫養為宜。根據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以下簡稱“子女撫養意見”)的規定,以2周歲為哺乳期界限。2周歲以下的子女,以母親直接撫養為原則,但父母雙方協議子女隨父親生活,并對子女健康成長無不利影響的,可予準許。
          若父方舉證證明或法院查明有下列情形,應由父親直接撫養,體現以子女方的利益為重的立法思想:(1)母親患有久治不愈的傳染性疾病或其他嚴重疾病。如母親僅患有一般性疾病,經治療可以痊愈,則不在此限。如父母雙方均患有久治不愈的傳染性疾病或其他嚴重疾病的,則應選擇相對較輕、更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的一方直接撫養。(2)母親有撫養條件不盡撫養義務,雖屬于違法行為,但如強迫其直接撫養,將對子女不利。如果父親要求子女隨其生活,可以允許。(3)在現實生活中,母親可能因工作、學習等原因,或者染有吸毒、賭博、賣淫等惡習,或者離家出走下落不明等原因,而無法或者難以妥善照顧小孩,致使子女無法隨其共同生活,從維護子女利益出發,應當由父親直接撫養。


          第二條 父母一方請求撫養2周歲以上未成年子女的,請求方應當舉證證明具有下列情形:
          (1)具有優先直接撫養的條件;
          (2)子女愿隨其生活;
          (3)具有撫養能力。
          [說明]
          (1)優先直接撫養的條件。2周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父母雙方均要求隨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可予優先考慮:①已做絕育手術或因其他原因喪失生育能力的;②子女隨其生活時間較長,改變生活環境對子女健康成長明顯不利的;③無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④子女隨其生活,對子女成長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傳染性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與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享有優先直接撫養條件,即可據此確定子女由其直接撫養。
          如果父親與母親直接撫養子女的條件基本相同,雙方均要求子女與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單獨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幫助子女照顧孫子女或外孫子女的,可作為子女隨父或隨母生活的優先條件。祖父母與外祖父母的條件,作為相對優先直接撫養條件,只在父母雙方直接撫養子女的條件基本相同,且均要求子女與其共同生活時適用。
          (2)子女的意見。父母雙方對10周歲以上未成年子女的直接撫養權發生爭執的,應征詢子女的意見。因其已具備一定的識別能力,尊重其意愿,更利于其健康成長。但這并非絕對,如子女的選擇對其成長明顯不利,則不能一味地從其選擇。
          (3)父母的撫養能力。撫養能力主要指父母雙方的經濟收入、離婚后的居住條件以及是否具有教育子女、督促子女學習的能力和時間等。實務中,對父母雙方的撫養能力、撫養條件等方面進行綜合判斷時,一方面應該看到此為動態的而非一成不變靜止的過程,法官的判斷應帶有一定的前瞻性;另一方面應結合個案中子女的實際情況,以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為出發點和歸結點。
          應注意的是,在有利于子女利益的前提下,父母雙方協議輪流撫養子女的,可以準許。父母的意愿固然要考慮,但應以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長為前提。由于輪流直接撫養子女不斷改變孩子的生活環境,可能帶來不利因素,實踐中應嚴格掌握。


        第二節 子女撫養費的負擔與變更

          第三條 父母雙方可就非直接撫養方負擔撫養費的多少、支付期限、支付方式、出現問題的處理方法等協商達成協議;協議不成或協議不予準許時,由人民法院從保護子女合法權益、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出發,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生活水平依法作出判決。
          [說明]
          離婚后,無論子女隨父或母生活,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父母經平等協商,可就撫養費的相關問題達成明確、具體的協議,不損害子女的合法權益的,應予準許。由于撫養費協議關系到下一代的健康成長,因此,在父母達成一致協議的基礎上,法院仍具有審核的義務,如果協議不利于子女的,不應準許。
          協議不成或不予準許時,法院應根據雙方的經濟狀況、子女的實際需要、當地的生活、教育水平等確定。


          第四條 子女要求父或母增加撫養費的給付,應當舉證證明下列要件事實:
          (1)原定撫養費數額不足以維持當地實際生活水平,或者子女的實際需要超過原定數額,或者有其他正當理由;
          (2)父或母有給付能力。
          [說明]
          子女在必要時要求父母增加撫養費,是其一項重要權利。父母雙方首先應當協商解決,協議不成時,子女可以向法院起訴。子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或母有給付能力的,應予支持:(1)原定撫養費數額不足以維持當地實際生活水平的;(2)因子女患病、上學,實際需要已超過原定數額的;(3)有其他正當理由應當增加的。


          第五條 父或母一方請求減少、中止給付子女撫養費的,應當舉證證明本人的生活境遇發生變化,無實際給付能力。
          [說明]
          撫養教育子女是父母應盡的義務,但撫養費的實際給付,以其具有負擔能力為前提。根據司法經驗,父母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適當減少:(1)給付方的收入明顯減少,雖經努力仍維持在較低的水平;(2)給付方長期患病或喪失勞動能力,又無經濟來源,確實無力按原定數額給付,而直接撫養子女一方又有撫養能力;(3)給付方因違法犯罪被收監改造或被勞動教養,失去經濟能力無力給付的,但恢復人身自由后有經濟來源的,則應按原協議或判決給付。需要注意的是,父或母減少或中止給付撫養費后,一旦恢復甚至超過原有的撫養能力,子女仍有權要求回復至原定的撫養費數額,甚至要求增加撫養費。
         


        第三節 撫養關系的變更

          第六條 父母雙方協議變更子女的撫養關系,經審查,符合法律規定且意思表示真實,應予準許。協議不成,一方起訴要求變更撫養關系的,應當舉證證明存在需要變更的正當理由。
          [說明]
          父母雙方協議變更子女撫養關系的,只要雙方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意思表示真實,不違反法律或社會公共利益,對子女成長并無不利,應予準許。
          審理變更子女撫養關系的糾紛,首先應當進行調解,調解不成時,如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為變更理由充分,請求權成立:(1)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嚴重疾病或因傷殘無力繼續直接撫養子女的;(2)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盡撫養義務或有虐待子女的行為,或其與子女共同生活對子女健康確有不利影響的;(3)10周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愿隨另一方生活,該方又有直接撫養能力的;(4)有其他正當理由需要變更的。如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犯罪被勞動教養、被逮捕、被收監服刑或者較長時間出國無法直接撫養的。

         

        第四節 探望請求權

          第七條 探望權的行使,需具備以下構成要件:
          (一)父母離婚后,子女由一方直接撫養;
          (二)權利主體為未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母一方;
          (三)探望權的行使不會損害子女的身心健康。
          [說明]
          探望權,是指父母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一方依法享有對未與之共同生活的子女進行探視、看望、交往的權利,是與直接撫養權相對應的一項法定權利。探望權的權利主體主要是指未直接撫養子女的一方。直接撫養方作為義務主體不但負有不妨礙對方行使探望權的消極不作為義務,而且還負有協助的義務。同時,探望權的行使不得損害子女的身心健康。


          第八條 未成年子女、直接撫養方及其他負擔撫養、教育之責的法定監護人提出中止探望權請求的,應當舉證證明出現了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法定中止事由。
          [說明]
          從保護子女的利益出發,婚姻法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未成年子女、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及其他對未成年子女負擔撫養、教育義務的法定監護人,有權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權的請求。權利人范圍相對較寬,一旦出現因探望而導致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況,可以有更多適格的主體向法院尋求救濟,從而更好地實現對未成年子女的保護。
          婚姻法將中止探望權行使的法定事由概括地規定為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即探望給子女的身心造成損害。根據司法實踐,其情形主要有:(1)探望權人是無行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為能力人;(2)探望權人患有嚴重傳染性疾病或者其他嚴重疾病,可能危及子女健康的;(3)探望權人在行使探望權時對子女有侵權行為或者犯罪行為,損害子女利益的;(4)探望權人與子女感情嚴重惡化,子女堅決拒絕探望的;(5)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
          探望權是法律賦予的一項實體權利,有關探望權的中止和恢復,并非是對權利的實質性處分,只是暫時性地加以限制。由于中止探望權的行使事關當事人的權利及子女的健康成長,辦案人員需慎重對待。


          第九條 享有探望權的父或母提出恢復探望權的請求的,應當舉證證明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完全消失。
          [說明]
          提出恢復行使探望權的,應為享有探望權的、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因探望權的恢復直接涉及探望權人能否繼續探望子女,權利人是否提出申請應由其自主決定,無需他人干涉,故恢復探望權行使的請求,只須由前述權利人自行提出即可。
          探望權的中止僅是暫時停止探望子女的權利,并非完全剝奪、消滅。待中止的事由消滅后,還應依法恢復,其恢復的前提是中止探望的事由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完全消失。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一)》第二十五條的規定,中止探望情形消失后,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當事人的申請通知其恢復探望權的行使。

         

        第五節 離婚損害賠償

          第十條 夫或妻一方主張離婚損害賠償請求權的,須具備以下構成要件:
          (一)相對方具有《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嚴重過錯行為;
          (二)請求方無過錯;
          (三)相對方因該嚴重過錯行為而導致夫妻離婚。
          [說明]
          根據婚姻法的規定,離婚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成立,需具備下列構成要件:(1)相對方具有法定的嚴重過錯行為,而請求方無過錯,此為構成離婚損害賠償的必要條件。根據婚姻法的有關規定,嚴重過錯行為限于以下四項:重婚、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實施家庭暴力和虐待、遺棄家庭成員。此為限制性的列舉規定,實踐中不能對法定的過錯行為作任意的擴大化解釋。(2)請求方須為無過錯,如雙方均有過錯,則根據過錯相抵原則,任何一方均不能以對方有過錯為由要求賠償。(3)因嚴重過錯行為而導致夫妻離婚。只有當因夫妻一方的過錯而導致雙方離婚的,才需追究過錯方的損害賠償責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無過錯一方不得以對方有過錯為由提起損害賠償之訴。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的,對當事人提出的損害賠償請求,也不予支持。
          此外,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一)》第三十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在適用婚姻法第四十六條時,應當區分以下三種不同情況:(1)無過錯方作為原告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必須在離婚訴訟的同時提出;(2)無過錯方作為被告的離婚訴訟案件,如果被告不同意離婚也不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可以在離婚后1年內就此單獨提起訴訟;(3)無過錯方作為被告的訴訟案件,一審時未提出損害賠償請求,二審期間提出的,人民法院應當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告知當事人在離婚后1年內另行起訴。


          第十一條 人民法院應根據無過錯方遭受的實際損害判令過錯方支付財產損害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數額的確定,應以保護合法的婚姻家庭關系,保護無過錯方為原則,綜合考慮各種因素酌定。
          [說明]
          損害賠償,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物質損害,一般應以無過錯方遭受財產上的實際損失為限,以支付賠償金等方式承擔,因離婚而受到的財產期待權損失除外。對于精神損害賠償,根據《民法通則》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外,還可根據無過錯方的請求,判令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撫慰金的具體數額可結合多種因素酌定。這些因素主要包括:(1)精神損害程度,即受害人遭受精神傷害和精神痛苦的程度;(2)過錯方的過錯程度,包括過錯方實施過錯的種類、動機情節等;(3)具體的侵權情節,可以根據過錯方侵權行為方式、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等綜合考慮其情節之輕重;(4)其他情節,如雙方結婚的年限,過錯方對家庭的貢獻大小,過錯方的經濟狀況以及當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


        上一篇:上海高院婚姻家庭糾紛辦案要件指南(三)

        下一篇:浦東離婚律師,上海高院婚姻家庭糾紛辦案要件指南(一)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律師

        范俊峰 范俊峰

        广州11选五